甜味

有时爱你

“今夜月色很好。”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“春天的原野里,你一个人正走着,对面过来一只可爱的小熊,浑身的毛活像天鹅绒,眼睛圆鼓鼓的。它对你说道:‘你好,小姐,和我一块打滚玩好吗?’接着,你就和小熊抱在一起,顺着长满三叶草的山坡‘咕噜咕噜’滚下去,玩了整整一天。你说棒不棒?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太棒了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我就是这么喜欢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村上春树《挪威的森林》

        两年前进语c,一年半前知道了《全职高手》,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喻文州。然后为了磨好这个皮,一遍又一遍的看所有他出现的片段。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在我的理解里,并不完全是温柔,温文尔雅的。相反,当我真真正正试着去深入他的时候,我感受到他不一般的强大。
        当叶修的君莫笑还在嚣张的时候,韩文清也在猜测这个人是谁。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喻文州。
        一个在职业圈算得上手残的人,为什么韩文清这么肯定他。战术是很大的一个方面,当然能进职业圈并混得风生水起的人技术也一定不会差。但我总在心里认为,他是个外面温柔的像海,内心却坚若磐石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我从不吝啬把所有的褒义词用到喻文州身上,可是坚若磐石这四个字,喻文州绝对担得起。因为他担得动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我不愿意他是磐石,因为要成为磐石,他承担的一定很多,他的曾经一定很疼。从“吊车尾”到“队长”, 就如同白瓷盘打碎后的样子。血从切口由慢转急地涌出,将整个人生填灌,侵入手指每条细纹。一次就够了。
        我爱你就像年年岁岁的潮汐,如果看海的人不是你,就永远无法上岸。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,“今夜月色很好。”*
       








夏目漱石把“我爱你”翻译成“今夜月色很好”。

我也不知道写的什么

总之老公生日快乐!

别抢,我的。
       

评论
热度(5)

© 甜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