甜味

有时爱你

《RUN》mv剧情衍生

≡≡≡≡≡≡≡≡≡≡≡≡≡≡
-  
        我从一片光明中诞生,在黑暗中归去。一下向死,一下来生。

-
“嘀嗒——”

粘稠温热的数道赤色液体在手腕处聚集,顺着掌心从指尖滴落地上。

深春下午的风不像清晨一样带着冬天残留的凛冽,反而粘了淡淡的花香味儿,一阵阵卷过来紧裹着身体,让人昏昏欲睡。朦胧中身体像是灵魂出窍般轻飘,又突然间直直地下坠,似被人推入深渊。

浑身湿透如同刚被从深海中打捞起一般,金色刘海湿漉漉的贴着头皮粘成结,紧贴着眼脸。额间沁出汗液滑至鼻尖,胸口因强烈喘息而大幅度起伏着。

混乱时闯入的地方似乎是一个废弃许久的仓库,四处放置被灰尘覆盖着厚厚铁锈的破旧机器。侧壁上有扇长方形的窗,阳光自窗缝钻进来被打撒后摔在地上,夹在尘土中飞扬

血已经差不多凝固了,手上被这种粘腻物覆盖的感觉让人心生厌恶。抬起沾满了血的右手放在眼前翻来覆去细细端详着,像看不懂文字一样疑惑的眼神。脑中嗡嗡鸣响一片空白,对于发生的事情似是都失去了记忆。身旁破碎的酒瓶碎片乱七八糟的散在地下,阳光射在上面反射出刺眼的光芒。下意识抬手想要捂住眼睛却突然被一旁的照片夺取了视线。

一个女人,和她的孩子。

妈妈。

这两个字突如其来闯进脑海,打破了所有的沉默。这两个字像火,来势汹汹的大火。灼热的火焰将自己包围住,把理智燃烧殆尽。仿佛火中生出荆棘将人死死禁锢。逃不开,躲不掉。

-
我从一片光明中诞生,在黑暗中归去。

不,不是。我本就生于黑暗。
-
看到的景象,暴怒的情绪,手中的酒瓶,男人的呻吟和挣扎,恐惧的尖叫声。

痛感随着记忆的苏醒缓缓包裹住自己,如芒刺扎遍全身。

“我杀人了。”

原本就低沉的嗓音此刻如同被砂纸磨过般喑哑,每一个音节都混迹在血液里。像蛊,一声声渗透到冰凉又滚烫血液里,侵蚀着心脏。

“金泰亨。”

“你杀人了。”

恍若利刃快速而准确刺在脑中,强迫自己去面对刻意忘记的事情。

扎透我,毁灭我。

“冷静,快点冷静下来金泰亨。”

猛力甩头打散粘成一团的额发,掩住紧蹙的眉头。太疼了,浑身上下都疼得像马上要抽空了一样,又太烫,甚至能听到血管中的血液沸腾的咕嘟声。但愿只是幻觉。

似已被掏空般除了疼痛什么都感受不到,耳边隐约传来血液沸腾的声音。是幻觉就好了。阖上眼睛祈祷,羽睫微颤,血液沸腾的话自己大概就要死了。难以克制的恐惧袭击思想,占据了我的全部。无法忍受痛楚,蜷缩着身子把自己挤进墙角,抱着双臂喘粗气。

被撕碎一般。

猛然拾起一旁不知何时被人抛弃的半瓶水,费尽所有力气才得以扭开瓶盖。大力将水泼在染了朱色的衣服上,双手使劲搓揉着,以为这样就能洗去所有。血液特有的铁锈味儿一阵阵泛上来让人反胃。

肮脏又恶心。

疼痛已经褪去,脑袋也恢复了清明。没有恐惧,没有紧张,甚至没有愧疚感。只是突然的虚脱无力,瘫倒在地。回头看看,自己的身后谁也没有。伸出舌头舔舔干裂的嘴唇,尘土味儿顺着舌尖一直蔓延到舌根带来一阵苦涩。手抖得厉害,指尖也泛了白。好不容易拿出了手机,残存在手指上的血水让滑动解锁也变得困难。

电话接通的那一秒,心中的情绪像开闸的大水汹涌袭来,瞬间淹没了自己。

现下除了你们,我一无所有。

-
太阳大概已经开始往深处下坠了,金红色的光透过那小小的窗撒进,直奔黑暗而来,又沉寂于黑暗之中。

“哥,我现在想见你。”


评论(2)
热度(6)

© 甜味 | Powered by LOFTER